20
十二

101217 拜访的一天

   Posted by: tigerhaowang   in Misclaneous

101217 拜访的一天

12月上旬的几天,我在上海拜访客户。

我住在朋友Jeff家,他刚刚到上海上班两个月。一人住在公司给他租的每月3500元租金,80平米的两房里,很是无聊。他送了我一张新的上海地图,然后我郁闷地发现,我们住的地方在市区地图以外。

地图之外的这个小区叫好世凤凰城,交通算是不错的,旁边就是地铁五号线银都路站。上海的朋友们,你们知道这个地方吗?这个从虹桥机场大致在一个方向却也要花八十元打的才能到的地方,在地图外面,月租金3500元的小区,听说房价是22000元左右。你们挣得比我们多我们真的没意见。上海房价太贵了,不论是租还是买。

上海也太大,基本上我去的任何一个客户都要花去大半天时间。而我在深圳基本上任何客户都可以开车半小时内走到。

其中一个客户在上海地图的很外面,金山区接近浙江省的地方。我需要找到一个黑车过去。9:00我和Jeff一起出门,然后在北桥地铁站下车,到路边找车。黑车司机们研究了一阵我说的地方,都说不知道。然后有一个有GPS手机的QQ司机在GPS上找到了,于是我只能坐他的车了。说好价55元单程。

车往车墩镇开去,之后转到了车亭公路。这是一条双向两车道的公路。去往海边方向有一侧封路维修。于是我们倒霉地塞在路上,前无村后无店。打黑车的好处之一是司机比你还急。司机利用车身小的优势,前后腾挪。从一条田间小道上走入村庄,四处打听,终于得以绕过修路的地点。一路向目的驶去,11:30左右我们终于到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相处,我和姓张的司机熟悉了不少。到目的地的时候我意识到如果没有他,接下来的回程对我将是更大的一个挑战。因为可能周围连黑车也没有。幸运的是,小张也需要我,周围也没有人会搭他的车,并且如果他马上返回,估计还需要在路上塞着。于是我们达成一致:我会在客户公司呆一个半小时,而他去找个吃饭的地方,一个半小时后他用同样的价格送我回去。

客户的HR是第二次见面。她是从之前我另一家客户的HR部门跳槽来的。上次认识之后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种信任,她经常在MSN上或者打电话和我讨论一些工作问题。所以对我照顾有加。我们先去食堂吃饭,而后有生产主管带我去参观生产线,然后我们在会议室了解她的公司和目前的一些职位。

走到客户身边给你带来无数直观的感受,这种感受使你在为他们找人时,会有更准确的把握。我会知道工作地点有多么远,大概什么样子的人才可能接受这么远的地点;我知道工作流程如何,同事们大概的情况是什么样子,他们精神面貌如何;我看到了工厂的细节,知道他们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家食品工厂都要清洁干净,系统健全;我还知道公司的业余生活和职业发展不错,可以说如果我在HR同样的年龄,我会很乐意来这里工作;公司的食堂马马虎虎,卫生和味道是中游的。

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了,我和HR握手告别,和小QQ车又踏上归途。

小张在车上和我聊八卦,他说他之前在长安工作过五年,做台资首饰厂的加工师傅,然后被一个黑心的浙江老板骗到金华,为老板打理一间新开的首饰厂。他说的很生动:老板第一个月叫他张师傅,第二个月叫张主管,第三个月叫小张,第四个月直呼其名。然后就是不兑现当初请他来的条件,逼着他离开。小张受的打击如此之大,以至于不想再从事这个行业,走上了开黑车自己做老板的路。哈哈,看来,黑心老板对社会也有一定贡献,就是逼迫有能力的人自己创业。

我到了北桥,开始赶赴下个目标:苏州工业区。从虹桥火车站过去只要25-30分钟,但因为漫长的市区交通,我还是迟到了。我5:40左右到了我和客户约好的圆融时代广场,还是买的108元的观光票才能坐上最近的一班车。

苏州是第一次来。我离开时,意外发现,我刚刚去的地方,就是一周前财富杂志大篇幅报道过的地方,夜景在图片上美伦美奂,但走近一条小河,流过的也是深圳河一样的污水。深圳市委书记王荣的前一个职位是苏州市委书记,这两个城市都自信地以SZ为缩写,不知道外国朋友会不会搞不懂。

晚饭后,客户送我到城际火车站,象一个微型的机场,干净明亮。对中国硬件方面的成就,大可发挥想象力。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回到住的地方,洗漱躺下。Jeff心无旁鹜在游戏网站上鏖战,我则在一分钟内睡着。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十二月 20th, 2010 at 1:32 下午 and is filed under Misclaneou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