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公司同事一起去逛了深圳啤酒节,这是我们约定了3周的计划,带着期许的心情我们兴奋地来到了世界之窗——这个外地来的人必想游玩一下的地方。

我之前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啤酒节,不过是从电视网络上零星地看到过所谓慕尼黑啤酒节和青岛啤酒节的一些图片,均是一片知名品牌云集,大家端着扎啤酒杯开怀豪饮、欢畅淋漓的场面。而到了这个地方只是看到有一堆人围在一个小型的拳击擂台旁,外加更大一堆人散座在凯撒宫等待着舞台上表演开始的场面。

首先说说品牌吧,毕竟我们公司是做快消品猎头的,公司的大客户之一便是跨国知名啤酒巨头,对品牌的敏感性是一直有的,这也是我们要参加这个啤酒节的原因之一。首先在广场看到的是广东的两大没落的花旦:金威和珠江,以及近几年在严旭老总领导下在华南突飞猛进的青岛,进了检票口走到所谓的啤酒广场看到的也是这几家品牌的巨型易拉罐,不过是多了个福斯坦堡和喜力,而嘉士伯、百威、生力几乎再寻遍全场都没有踪迹(生力还尚有一个非正式的不大的展台)。在公司出发前我专门将几大品牌的特性给同事读了一遍:比如嘉士伯爱赞助足球赛,似乎是香港劳动人民的最爱;健力士是老外办事前的催情剂,带着一股子生殖器的味道(国内由嘉士伯代理);而科罗纳则是出自激情洋溢的墨西哥,是世界第一的知名品牌云云;我就是带着要喝健力士和科罗纳的愿望来的,结果为不少兴而归只能是勉强寻找它们的替代品。

再说说歌舞表演吧:最开始的是一段投影到白布上的脱衣舞,接着是由一对菲律宾小青年带来的街舞,下来是反串女性的宫廷舞,完了是一个瘦不拉叽身材矮小的小哥吼叫着唱的流行歌大荟萃,每首歌只唱几句,然后像酒吧或者DJ一样低俗地问大家:“谁有钱啊谁有钱?”(观众几乎整齐划一地回应:“我有钱”,)“谁有病啊谁有病?”(放心,观众知道怎么回答——“你有病”。)这很像深圳之前的关外工厂附近的小村子里的露天舞场,DJ会挑逗、露骨地问更黄色的问题,大家趁着酒兴集体YY。在深圳的CED区域——深圳的一张名片的地方,竟然会有这样低俗、下层的节目,真是让人跌掉眼镜。我分两口喝完了一扎进口生啤,便信步去外面游走了,拿着相机,随走随拍。

可是看到的内容一样让人不敢恭维,所有的景观都是微缩的,有的建筑的高度为了整体比例的需要只有人的一半高,里面的路几乎走不得;而我们看到的景点仅有少数标有介绍,搞得我们只知道这是个异域风情的仿雕,却不知道他们是哪国哪个民族的,以及它有何来历和典故。加之夜晚的原因,灯光昏暗,实在体现不出半点这些世界知名景点的神韵和宏伟。我不知道世界其他地方有没有类似深圳这样的世界之窗,即不清楚参观微缩景观是不是中国人的首创,但是这样的景点真的让我倒胃不已,我想我以后白天也不会再来了。

再回到表演馆,有个号称“中国的Michael Jackson”的在表演MJ的摸裆舞,乐曲很劲爆,烟雾很缭绕,他除了那身行头很像外,动作模仿只能算是一般。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为期接近2个月的啤酒节,要想请来有深度的演员来天天助兴,这个出场费怕是主办方想想都头疼的。这厮舞了一阵,转身却唱起了韩国的深情款款的流行歌,实在是没得治了。

深圳应该是个服务业发达的地方,节目内容、举办的档次和规模却如此草率,可见深圳已经不是之前大家都集中精力、对自己的业务认真负责的那个特区了。深圳在过去30年书写过令人尊敬和兴奋的传奇,可是随着那一代的领导人的退休和淡出,随着国家政策倾斜的天平慢慢回正,甚至倾斜向其他地方,深圳的竞争力被温水煮青蛙一样地降低了。由于前期的积累,这边有王传福、任正非、马化腾这样的知名企业家——这是历史的红利,可是排在他们之后的第二梯队的知名品牌似乎并没有几个;也不知再过10年,深圳还能增加几个原创的品牌。

深圳,这个昔日水滨小渔村,成了口号上的国际化大都市,可是一方面他年轻没有经验,有着一股子闯劲,另一方面,他与之前相比却趋向衰老了,商业配套服务环境的优势不再能体现出来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八月 9th, 2010 at 4:41 下午 and is filed under Misclaneou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